嘉陵江通航工程建设者的新年愿景
2015-01-27 17:36:14 来源:本网原创 编辑:陈朝文
   分享到:

通江启航,飞越亭子口

——广元嘉陵江通航工程建设者的新年愿景

“今年最大的愿望就是平平安安把升船机建好,让轮船飞越亭子口,从广元港直航上海。”1月1日,元旦佳节第一天,走进亭子口水利枢纽工地,水电七局亭子口水利枢纽施工局质量安全部部长田锦虎告诉记者,公司安排他元旦休息一天,但他放心不下事儿,就回到了岗位上,和其他安全员一起守在升船机工地上。

从2008年7月起,这位来自吉林省白山县的小伙大学毕业后就到了亭子口工地。6年多来,田锦虎见证了亭子口水利枢纽正式开工、大坝浇铸封顶、下闸蓄水、首台机组发电等历史性节点。目前,亭子口电站4台机组全部并网发电,截止去年底,已发电24亿多度。

亭子口是嘉陵江全江渠化最后一个大型水利枢纽,其通航工程全面建成后,广元将真正实现通江达海,船舶从广元直达上海。亭子口设计年过坝能力332.1万吨,嘉陵江也因此会变成一条通航拖载量大、安全系数高、运输成本低的高等级航道。

目前,亭子口通航过坝工程正加快建设。这也是田锦虎当前所负责的质量与安全管理的重点对象。由于最大坝高达116米,因此通航过坝方式设计为垂直升船机,而不是船闸。在右岸施工现场,塔吊高耸,机器轰鸣,场面壮观。节日里坚守值班的30多名施工人员忙忙碌碌的身影掩映在薄雾中。他们正在建设的是一座巨型载船“电梯”,如“电梯”竖井的船厢室已与大坝比肩而立。

“我们部门今天有4名质量安全员现场值班。”田锦虎介绍,广元红岩港开港作业后,公司计划“确保亭子口今年国庆通航”。厢室、承重塔柱、封顶这些建设任务技术含量高,施工难度也最大。他们所面临的是真正的“时间紧、任务重、压力大。”

“特别是承重塔柱,它将绞上钢索,一面挂着承船厢,一面挂着平衡重力装置。它是升船机的支点,来不得半点马虎。”一说到工程建设,田锦虎来了劲头,边介绍,边比划,“船从大坝过,就像人上下楼坐电梯,船就放在有水的承船厢里,给平衡重力装置加重,承船厢就在厢室里上升,反之,就下降。达到上游或下游的相同水位,就打开承船厢,放船只驶出。”他还特意说明,升船机设计单次通行能力是2x500吨,“即承船厢可一次装进两艘500吨的船,但不能装进一艘1000吨的船。”

船厢室底部电焊花闪过,顶部又升起朵朵电焊花。临近傍晚,巍峨的亭子口水利枢纽大坝在电焊花的闪耀下更显成长魅力。它也见证了田锦虎这位年青建设者的工作历程:两年前是一名普通员工,现在是负责有10个员工部门的部长;和他一起到这里工作的大学女同学,三年前也正式成了她的妻子,如今已有两个多月的身孕;结婚那年,他和妻子在水电七局总部所在地郫县按揭了一套80多平方米的住房……

“来这里后,过节加班成了常态,只有一个春节回了老家过,今年春节我们还要继续加班干。” 田锦虎笑着说,已习惯了苍溪的生活,到城里吃火锅,他点麻辣锅,听他是东北口音,服务员还半信半疑。“老家还有一个弟弟在父母身边,不然我也不可能跑这么远。现在,广元苍溪已是我的第二故乡了。工程结束后,和妻子回郫县定居。”他停顿了一下,补充道:“对了,还有女儿,或者儿子。”

从亭子口大坝上游倾注而下的嘉陵江水,在猛烈冲击过发电机转轮后,变得驯服而娇羞,清澈而缓慢的流出坝底,和着田锦虎这些建设者的美丽愿景,在下游15公里苍溪航电大坝处再次发出蛟龙之力,搅转着一台台发电机组。

和田锦虎一样,苍溪航电公司综合处高级助理李兵荣也在这个元旦值班。他从达州调到苍溪刚满半年。航电已发电3年多了,船闸也早已建好,去年全年发电量2亿多度,发电量、上网电量均超过了全年目标,生产创税800多万元。

在巡查完发电机房、控制中心后,李兵荣又特意到大坝顶上转了一圈。上游江面平静而开阔,航电右岸的船闸正等待着在新年开启。李兵荣介绍,今年,公司将力争发电2.25亿度,除了充分挖掘自身潜能,还要加强与上游亭子口的水情合作。“通航后,公司的整体效益会更好。”(记者 陈朝文)